快捷搜索:  as  as~!@  as~!@#%^

冬虫夏草“神话破灭”?关于功效,听听它的心

原标题:冬虫夏草“神话破灭”?关于功效,听听它的心里话……

冬虫夏草作为一味珍贵的药材,与人参鹿茸并称中药三宝。它巨大的药用价值,被大家称之为“神药”。但是它的神话就在前段时间破灭了——“冬虫夏草被踢出了保健圈”

此等消息的发布引发了不小的轰动,难道之前所传冬虫夏草的特殊功效都是假的?一时间冬虫夏草的“骗局”被人们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大家一定十分疑惑冬虫夏草作为药物究竟有何作用?它是否会对人体有害?它真的是一味任何病症吃了就能“起死回生”的神药吗?

正当大家困惑之时,北京地坛医院主任药师高燕菁收到了一封来自于遥远的青藏高原的信件,而写下这封信的正是这次事件的当事者——冬虫夏草。下面让我们一起品读这封信,一同聆听冬虫夏草的心里话。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本是一颗无人知道的“小草”,青藏高原海拔3800米至5000米雪线附近高山草地灌木带上的草坡是我的家乡。

由于关山险阻交通闭塞内地人对于我这个身处边陲的奇异小草知之甚晚,藏胞称我为“牙什托根布”。

比起东汉时期《神农本草经》就已经记载的人参、百合、当归、大枣等中药材我是十足的晚辈,作为中药始见于清朝汪昂《本草备药》1,称:“冬虫夏草,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止劳咳。四川嘉定府所产者佳。冬在土中,形如老蚕,有毛能动,至夏则毛出土上,连身俱化为草。若不取,至冬复化为虫”。

我的身世十分神奇

在广袤的高原上蝙蝠蛾翩翩起舞寻求配偶,并把卵产在花草上,孵化出来的幼虫钻入在潮湿而温暖的土中。满山遍野的小叶杜鹃和蒿草之类植物的嫩根多汁而富于营养,为幼虫准备了充足的粮食。

然而冬虫夏草菌是它的宿敌,冬虫夏草菌会钻进幼虫体腔内,以幼虫的内脏为养料,滋生出无数新菌丝。

当幼虫死亡后,体腔内五脏六腑都被菌丝消耗殆尽,只留下一具被菌丝所充满的皮壳,冬虫夏草菌断绝了食源进入休眠期。待到来年春晖转发,幼虫尸体的头部长出一根像圆棒的东西,这就是大家所说的“草”,我是麦角菌科植物冬虫夏草菌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虫幼虫上的子座及幼虫的尸体的复合体。

我的奇特身世无疑引起了广泛的兴趣,蒲松龄《聊斋志异外集》是这样描述我的:“冬虫夏草名符实,变化生成一气通,一物竟能兼动植,世间物理信难穷”。

1723年法国人巴拉南在中国采集生物标本发现了我,将我带回巴黎,后来英国人利维将我当作世外珍奇带到伦敦,直到1842年真菌学家伯克利经过研究终于明白我其实是一种叫虫草菌的子囊菌寄生于蝙蝠蛾的幼虫上所形成的。

我的拉丁名为Gordycepssinensis ( BerK.)Sacc.,Gordyceps来源于希腊文,意为”棒头”,sinensis词意为”中国产的”,哈哈!外国人称我为中国棒头菌,很有意思吧!这就是我的身世谜底。

你知道吗?我最自豪的是能治疗好多病症!

中医认为我性味甘、平,归肺、肾经。有补肺益肾,止血化痰的作用。用于肾虚精亏,阳痿遗精,腰膝酸痛,久咳虚喘,劳嗽咯血。

《本草从新》记载“甘平,保肺益肾,止血化痰,已劳嗽”。现代研究发现我主要含有冬虫夏草素、虫草酸、腺苷和多糖等成分。

  • 冬虫夏草素能抑制链球菌、鼻疽杆菌炭疽杆菌等病菌的生长,又是抗癌的活性物质,对人体的内分泌系统和神经系统有好的调节作用;
  • 虫草酸能改变人体微循环,具有明显的降血脂和镇咳祛痰作用;
  • 虫草多糖是免疫调节剂,可增强机体对病毒及寄生虫的抵抗力。

临床研究结果表明我对高血压、冠心病、慢性肝炎、慢性肾炎、支气管炎以及食道癌、肝癌、自身免疫性疾病等均有较好疗效,并将我与我的老前辈人参、鹿茸并称为中药三宝。我真是激动得手足无措,想不到我这小小的虫草竟然能为人类的健康带来这么大的好处。

我好生气,有好多坏人利用我的名字去骗人!

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保健意识加强,随着亚健康概念的兴起市场对我的需求与日俱增,在很多人观念里我就是一种药食两用的保健品,我的身格也因此一路高歌猛进。上世纪70年代初1千克的我只需花大约20块钱就能买到,到1990年代中期价格上涨到5000元1千克,现在市场上可以卖到1千克40万—60万元。天啊我比房子都值钱啊!

一些不法之徒开始用人工模具伪造我、用其他各类虫草冒充我或采取为人为增重的方法牟取暴利。这种行为已经大大影响我的声誉!我已经寝食难安了!

人们对我有误解,变得怕我讨厌我…

2016年国家食药监总局发现我的重金属砷的含量砷含量为4.4~9.9mg/kg,超标4至10倍。提示公众长期食用我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

2018年02月27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布停止将我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工作的通知,毕井泉局长这样解释:冬虫夏草属中药材,并不是药食两用,因此不能作为保健品原料。

于是网上关于我被"踢"出保健品圈子,"神话"破灭的说法铺天盖地。还有一种说法:关于我保健功能的科学研究大多数都是国内机构做的,水平基本上处于“成分识别”的层次,没有高质量的研究能证明我对人体健康有特殊功效。

我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此时的我反而冷静了,我想理性的谈谈自己的心里话。

我想给大家讲讲我的故事

我来自高寒地带的雪山草原,由于分布地区狭窄、自然寄生率低、对生活环境条件要求苛刻,所以我本身的产量很有限。

采摘我的人们需要弯腰或者趴在地上仔细观察,沿坡地向上寻找,幸运者可能一天可挖出20-30根,但也有不少连一根也挖不出来的。我为能进入人类的视线,为人们的健康服务而感到自豪骄傲。

大家,请不要看错,只有我才能入药

所谓虫草不是虫与草而是虫与菌。要说虫草概念太广,我的兄弟姐妹众多,比如亚香棒虫草、香棒虫草、凉山虫草、蛹草、新疆虫草等等。

药典明确规定只有我——麦角菌科植物冬虫夏草菌寄生在蝙蝠蛾科昆虫幼虫上的子座及幼虫的尸体的复合体才可入药,希望大家擦亮眼睛,辨别出“李逵”和“李鬼”。

我作为一味中药,当然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

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王成树团队研究发现:根据基因及产生模式冬虫夏草不可能含抗癌成分虫草素和喷司他丁。这一研究成果被很多人解读为我不抗癌。

王教授解释:研究指出冬虫夏草中不存在虫草素、喷司他丁,并不是特意肯定或否定冬虫夏草的抗癌特性,对于冬虫夏草,还有很多东西是搞不清楚的。

看来对我的作用机理研究还远远不够,我很欢迎大家用现代的技术手段对我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市面上对于我的两个极端态度:将我的功效追捧到神药的程度,或者将功效贬低为零,这两种态度都不可取。

我是《中国药典》收录的中药材,属于中药饮片的管理范畴,既然明确其非药食同源,就应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或凭处方购买。

关于我身上重金属严重超标问题也有争议,健康时报发表《冬虫夏草含砷量之争》一文中多位中药专家提示:对人体有害的其实是含量极低的三价无机砷,冬虫夏草中的有机砷并不会产生危害。

但重金属蓄积对人体确实有伤害,我被2015版《中国药典》收录,但不在新资源食品目录中,法律上应属于中药而不是保健食品。

也许你很喜欢我,但是并不是任何人都适用

当然不是所有人群都适合我,患有各类实症的人群如外感的早、中期,表现为高热、狂躁、声高气粗、舌质发红、腹痛拒按、二便不通、脉实有力等人;阴虚火旺与湿热体质的人及少年儿童不适合使用我。

只有对症施治才可以发挥我的最大作用。

总之我就是众多草药中的一种,相当多的古籍记载了我的功效,我也期待未来更深入的科学研究来检验我的的疗效。

我肯定有局限性,使用不当也会给人类造成伤害,请大家正确看待。

我必须郑重声明的是:我就是一味用来治病的药材,不能用来充当炒作发财的工具!

祝大家身体健康,幸福美满!

冬虫夏草敬上

参考文献:

1、 金玉琴.冬虫夏草及常见伪品的鉴别,时珍国医国药 2002 ,13(8):477—478

2、 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15年版一部):115

高燕菁 主任药师

朝阳区健康宣教团成员,中药调配与监测分会理事 ,主要从事药物咨询与药物服务方面的工作,在核心期刊发表相关论文十余篇,在公众号科普文章50多篇。

科室: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药学部

专长:肝病用药和中药的合理使用

咨询时间:周二全天

咨询地点:北京地坛医院肝病二诊区药物咨询中心

来源:北京市医管局药事处官方微信号

“京城药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